庙宇与戏文
(Publish Date: 2009-6-11 11:48am, Total Visits: 696, Today: 1, This Week: 1, This Month: 6)

自幼生活在中国大陆江南小城的人,大都能回忆得起来:老一代人管戏叫“戏”或“戏文”。管演戏叫“做戏”(或“做戏文”)。剧场或戏院则称为“戏馆”。连电影也看成是一种戏,所谓“影戏”。一些具有现代规模的剧场和戏院,是晚近才有的。像我们宁波,几家至今硕果仅存的老戏馆,多半兴建于六十年前,即三十年代初。那时,宁波城曾经过一次大规模的改建。大约,那几年里,才有了“天然舞台”、“民光大戏院”、“大光明戏院”、“中南大戏院”等新式戏馆。

 

自幼生活在中国大陆江南小城的人,大都能回忆得起来:老一代人管戏叫“戏”或“戏文”。管演戏叫“做戏”(或“做戏文”)。剧场或戏院则称为“戏馆”。连电影也看成是一种戏,所谓“影戏”。一些具有现代规模的剧场和戏院,是晚近才有的。像我们宁波,几家至今硕果仅存的老戏馆,多半兴建于六十年前,即三十年代初。那时,宁波城曾经过一次大规模的改建。大约,那几年里,才有了“天然舞台”、“民光大戏院”、“大光明戏院”、“中南大戏院”等新式戏馆。

这以前,要看戏,就会想到庙宇。我们家乡多庙。有点名气的大庙,像:老城隍庙、英烈庙、天后宫、泽民庙、余使君庙、石将军庙、董孝子庙、大禹王庙等都有大戏台。因此,每有祭祀或逢年过节,庙里举行盛会,往往雇戏班子来做戏文。那光景是,的确十分热闹。另外,有些名门望族的祠堂(宗祠)里也有戏台。遇到宗族大事,偶尔也请戏班子来做戏。遇到这种机缘,族里族外四乡百姓都携儿带女前来看戏。

庙里的戏台,是三面开的。建造在殿前的大院里,坐南朝北,正面对着大殿。这当然是为了敬神,优先便于神祗观赏;以祈我神赐福众生,保境平安。 殿前廊下,临时摆上几张八仙桌和大座。这是达官显贵和耆老乡绅们的专席。东西两侧厢房,楼上楼下,可算是“包厢”了;地方名流、社会贤达,偕宝眷可在此就座。席次分明,大可与今日之地方“政协”开幕式比美。 至于平头百姓诸色人等,则三五成群,簇拥在戏台三面的庭院里,翘首仰观。虽然,未必平等;倒也享有充分民主。既可以随意走动,以正视听;也便于交头接耳,边看边议。对台上诸种表演,行施舆论监督;而毋须顾虑有人从旁窃听。人丛中,有小贩穿梭来往,叫卖香烟、瓜子、桂花糖。真是熙熙嚷嚷,热闹非凡。谁要是看得肚皮饿了,不妨到庙门口去,买点风味小吃充饥。那里有:汤团、圆子、番薯糊;甜包、肉包、小笼包。还有豆浆、大饼、油条、粢饭糕、米馒头。一摊摊沿途叫卖。热腾腾的,在那里冒气。香喷喷地,在召唤众顾客。

过去,像这样的庙宇和祠堂,城里有,四乡也都有。后来城市发展了,新式的戏馆一家家开设,庙宇和祠堂演戏的盛况在城里就渐渐少了。乡间嘛,庙宇即使还在,但昔日那般旺盛的香火没有了,庙会也没有了;就再也不见戏班子前来做戏。有的大庙,供小学校作校舍。常听得学童们读书,唱歌,和嘻笑喧闹声。戏台和喏大的庭院,则成了学校集会场所。许多庙宇和祠堂,后来成了堆放农具、器物、寿材的公用栈房。显得清冷寂寥。十年“浩劫”中,庙宇和祠堂大都沦作“封建余孽”而遭“砸烂”,“横扫”。偶有倖存者,也因年久失修,仅留下个剥落破败的空舍,让上年纪的人追怀,供远方归人寻迹凭吊。倒常有“盲流”和乞丐,借此栖身。“改革开放”以来,为繁荣城乡市场经济,又想起了重振庙会。但是,庙呢?也许,只得再建吗?

有幸,老城隍庙总算保存下来,赶上了新形势。并且,得到恩宠,重修扩建,显得富丽堂皇。不过,已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超级市场。按本地风俗,凡供奉在寺院、庵堂里的佛和庙宇里的神祗都称为“菩萨”。那么,端坐在大殿里的城隍菩萨,如今,其处境又如何呢?似乎,不必再担心“浩动重演,因“除四旧”而被“打倒”、“摧毁”。但是,却不得不终日恭听那震耳欲聋的摇滚乐,笑迎来往顾客。为促进改革开放和繁荣市场经济,从此,鞠躬尽瘁,任劳任怨,唯唯喏喏。这样,即使大戏台犹在,有朝一日戏文再做;只恐怕老城隍再也无暇躬亲观赏了。

 


[Total Users: 1]

I want to comment on it

1

Display: 1 - 1 of 1, Total Pages: 1

猎猫传说 : 现在庙是敛财的场所 (2009/6) [Reply]